警示故事:一些网络多层次营销能够令人致富吗?

网络科技时代,在家赚钱被很多人认为是很酷的事情。网络上也确实存在很多赚钱的机会,只要自己有某种技能符合市场需求,发展个人的网络事业看起来也是不错的选择。但是网络业务也有很多种,有的非常正规,令人有所成就,有的可能就不那么令人舒服了。

比如网络多层次传销在不少国家是合法生意,但有些情况又非常容易与非法传销混淆。一位女士在参加了几个月的网络多层次营销后,感觉自己身处一个巨大的幻觉之中,周边朋友被自己“出卖”,亲人间的感情遭到破坏,让她的情绪非常糟糕。

参与网络多层次营销的坎蒂丝英国女子Candice向媒体讲述了这个故事,在开始之前,我们先了解下她所加入的企业。这是一家叫做永恒生活的直销公司。

永恒生活(Forever Living),一家1978年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成立的企业,主要销售以芦荟为主的保健产品和美容产品,在英国的销售额达到1.2亿英镑,业绩较之2014年狂升70%。

永恒生活的产品通过招募销售代表直销,最初的时候采取上门推销和会议的方式,如今他们使用社交媒体Facebook来销售。新手需要交纳200英镑的产品费用,并被鼓励招募其他卖家,在英国该公司大部分的直销人员是女性。

永恒生活采用多层次营销(MLM,multi-level marketing) 架构,他们自称为自己打工(self-employed),新的销售人员(下线)由现有的销售人员(上线)发展,有着不同的层级结构,包括助理主管(assistant supervisor)到双钻经理(double diamond manager)等多个级别,级别的划分则依据发展了多少下线和卖出了多少产品。

销售人员的收入大多取决于在这个层级中的位置,例如,一个主管级别的人每售出一套产品可以赚取38%的利润,一个月大概250英镑,而经理级别的人则会达到48%。发展的人数越多,奖励就会越多。

芦荟被认为具有保健作用,但是一些罹患疾病的客户也曾表示感觉“被骗”,使用的产品功效完全不符销售代表的承诺。永恒生活的产品不允许作为“治疗性药品”出售,但是很多销售者却可以做出各种承诺。

不少人认为多层次营销更像层压式销售(Pyramid Scheme)、非法传销,像永恒生活这样,都是通过各种方式招募新成员牟利,而不是真正通过销售产品。

该公司表示,他们绝不是非法传销,公司有大量产品订单,招募新人创造的收入比例很小。一位营销专家表示,永恒生活可以视为销售合法产品的多层次营销,尽管很多人认为这些产品对健康并无多少好处,而非法传销往往销售毫无价值的产品,或者根本不存在产品。不过,看起来多层次营销和非法传销都依赖于持续招募新人。

社交媒体脸书的亲子小组中,充斥着有关“永恒生活”产品的资讯,以及销售这个产品能够获得多么优越的生活,太多的母亲们在网络上告诉人们这个产品有多么好,事业又是如何令人艳羡。

24岁的英国女子坎蒂丝(Candice Kiddle)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年长的4岁,年幼的刚出生三个月,如果有一个能够在家经营的事业看起来很有吸引力,坎蒂丝在去年八月加入了永恒生活的销售团队,结果在四个月后,她决定离开。

成为销售者的程序很简单,只需要交纳200英镑的“加盟费”及签署一份在线表单。坎蒂丝很快就成了一名助理主管,与此同时,来自“上线”的压力也令人喘不过气来。

坎蒂丝的家庭坎蒂丝介绍,她所在的“永恒生活”的脸书小组有数以百计的卖家,上线们在此“布道”传授各种“销售策略”,并且每天都会好几次发来消息询问。坎蒂丝被告知,加入脸书小组会提升她的业绩,但是如果表现不够积极,不能拉更多的下线进入“训练小组”则会被踢出。坎蒂丝的上线还提出,开列一个可能参与“永恒生活”销售的,多达百人的亲戚朋友的详细清单,而且竟然有人开始直接与这些人联系。

不过“永恒生活”却否认了“压力销售”,他们说,公司绝不会鼓励这样做,许多人加入我们就是为了规避传统工作环境的压力,我们的理念是绝不强迫人们购买产品或加盟我们的事业。

坎蒂丝还被告知,要在上午10点到下午2点之间发布脸书的广告帖,这个时间段最容易被目标母亲们看到,要引起她们对这种生活的羡慕,同时还要求坎蒂丝不能谈论消极的话题,以及多多使用励志性的口号。

这个组织使用内部评级机制,有自己的价值兑换标准,他们的内部信用称为CC(case credits),每个CC价值165英镑。销售出多少套产品或者拉来多少下线会有一定的奖励。第一个月坎蒂丝确实赚到了一些钱,不过她被说服应该继续购买公司的产品,拓展市场。

三个月后,坎蒂丝升级为“助理经理”,她招募到了9名下线,她的脸书看起来如此励志,那么富有激情,不过她似乎一点也不开心,因为现实生活与她在脸书中谎称的正能量恰好相反。她的工作只换来成功的谎言以及与家人的疏远。

她一天到晚不得不粘在手机上,她不需上下班,因为始终在工作,根本无暇照顾小孩,为了维持谎言,完成业绩不得不连续工作到凌晨。更糟糕的在于友谊、情感与工作的界限模糊了。销售在后期变得困难,坎蒂丝不得不发动亲戚朋友加入下线,而这些亲人的加盟费则有一部分进入了她的腰包。

在去年12月,坎蒂丝最终结束了这段不堪的经历,并回到了美容院工作。在四个月之内,她的家庭生活一团糟,与亲人的情感疏远,与朋友产生隔阂,而且每天疲惫不堪。值得庆幸的是,被她邀请加入销售的朋友们并没有因此怨恨她,而且纷纷做出了离开的选择。

坎蒂丝表示,这不是一个理想的工作,那些表面上令人艳羡的生活方式,其实只是一个被夸大的幻影。

完整故事看这里:home selling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croll to top